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2020年8月3日  星期一  农历:六月十四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> 群文信息 >>> 信息正文  
线上故事会:内江人讲内江故事第五期《甘蔗的传说》
发布时间:2020/7/30    编辑:admin    点击率:34    字体大小:[ ]

       蜿蜒秀美的沱江,承西船之水,纵贯“天府之国”四川中南部丘陵地带。沱江两岸蔗绿果翠,畜肥稻香,这里甘蔗种植历史悠久。蔗糖驰名中外,制糖工业成为沱江流域的传统优势,尤其以内江及附近地区的制糖业最为发达。然而闻名中外的甜城内江,在秦汉时代,既无甘蔗生长,也未有“甘蔗”一名。
       那时候,人们只知在东边大海里,有一座小岛上,长满了无数的甜草。要获取这些甜草,却是及其难得。那里,有一凶恶的妖龙,时常伤害前去采甜草的人。
       坝子上住着一位羞花闭月、心灵手巧的姑娘,人称蔗妹。她的父亲也曾东去寻采甜草,不料驾船刚出龙门滩,即被妖龙咬伤身亡。蔗妹美丽的容貌,使远近的小伙子无不倾慕。上门说亲的更是不断线,常常是前面的媒婆刚起身,后面的媒婆又进了门。但任凭媒婆们那翘嘴花言,却无一人能说动,蔗妹心里早就有数。
       坝后虎子山上,住着一位年轻力壮,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名叫甘哥,这一方的人,提起甘哥,都要竖起大拇指夸赞。他无论是种田、砍柴,还是打猎、摸鱼,无一不能。甘哥听说坝子上有位好姑娘,亦不禁心动,便摘了一束金灿灿的菊花下山来了。
       这天,蔗妹正在沱江河边,面对着清清的流水,梳洗她那乌黑的长发。猛然间,她从水中看到甘哥手捧菊花的倒影,禁不住又惊又羞,白晰的脸蛋上浮起一层红晕,越发显得俊俏。
       甘哥顿时为蔗妹的花容所倾倒,竟然一时呆立着,无言以对。
       蔗妹迎上前去,羞涩地对甘哥说;“菊花能生长的地方,就能长甜草。你手捧菊花,莫不是来自东海长甜草的小岛?”
       甘哥摇了摇头,迷惑不解。
       蔗妹引甘哥来到虎子山下一座坟前,把石碑移开,挖开下面的泥土,甘哥挥锄挖地三尺,只听“噹”地一响,泥土中露出一把闪闪发光的腰刀。蔗妹双手捧起刀,热泪盈盈,抽泣着说;“这是我爸爸生前佩戴的腰刀!10年前,爸爸带着它去寻找甜草,不幸被妖龙咬伤,临终前,他将遗言刻在刀把上,你看!”
       甘哥接刀细细一看,上刻“取回甜草方吾婿”七字,心里顿时明白了。
       就在第二天,甘哥领着20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,驾着木船,顺沱江出发了。
       他们不停地划着船桨,一直划过了九十九道河叉,冲过了九十九个险,不知走了多少个日日夜夜,终于有一天,他们进入了了茫茫的大海。在与大海的狂风恶浪搏斗了九九八十一天之后,甘哥远远地看到了一个遍地金菊,花香四溢的小岛。他让伙伴把船靠近,发现岛上长有一种形似芦苇的野草,茎粗叶茂,萋萋一片。甘哥登岸折了一节,用嘴细细咀嚼,顿觉甘甜无比。他禁不住欣喜若狂,摇臂高呼;“甜草找到了,甜草找到了!”
       甘哥和他的小伙伴们兴高采烈地砍下了一根根甜草,捆成一捆,搬上木舟。
       突然,狂风大作,乌云密布,惊涛翻滚,一条妖龙跃出水面,张着血盆大口,气势汹汹地朝木舟扑来,甘哥急拔腰刀,奋勇搏杀,一口气砍了三七二十一刀,斩断了妖龙的一只前爪,妖龙惨叫着,跌入大海,海面上漂起了一团乌血。
       甘哥与同伴们迅速划船离岛,历尽千辛万苦,龙门坝终于出现在眼前了。可是,当他们正要松口气时,尾随而来的断爪妖龙,突然腾空而起,甘哥措手不及,急忙拔刀,妖龙抢先将尾巴一甩,运甜草的船立刻被卷上礁石,撞成了碎片,甘哥慌忙抱住甜草,大呼一声:“保住甜草。”落水后即再未浮出水面。
       噩耗随风传遍了整个龙门坝。
       正翘首以待的蔗妹闻讯,一路啼哭,沿江寻找,终于在下游找到了甘哥的遗体。甘哥死后还紧抱着那捆甜草。蔗妹万分悲痛地从甘哥手里取过那用生命换来的甜草,同乡亲们一道,将它种在龙门坝和虎子山上,并逐渐遍植沱江两岸。
       后来,人们为了纪念甘哥和蔗妹,遂将甜草取名为甘蔗。直至今日,沱江沿岸还流传着这么一支民谣:
       沱江水,清又清,甘哥蔗妹情意深。
       寻来甜草种江畔,甘蔗从此留美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总策划:黎 威
策  划:张 韵
责任编辑:林彦男
编  辑:张 骥
撰  稿:陈 柯
音频制作:陈 效  张馨予
主办单位:内江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
承办单位:内江市文化馆

   
Copyright © 2014 njwh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内江市文化馆 蜀ICP备14008206号
地址:内江市市中区邱家嘴晏家路95号   电话:0832-2172787 2175677
页面计数: 6357996    技术支持:大千在线    管理登录